Sunday, November 4, 2012

開放街圖與非政府組織 / OpenStreetMap and NGOs

(This is about Mikel Maron's talk on OpenStreetMap in NTNU and NGOs.)

師大原住民族研究發展中心在10月31日(三)晚間辦了一場「參與式部落地圖繪製與部落發展」座談會。

主講人是圖片右邊的Mikel Maron先生。

他出身加州舊金山,父母給他取了一個西班牙東北部巴斯克族(Basque)的名字Mikel,只是想調皮,用它取代英文的Michael而已。要不是我曾經有過一位巴斯克族同名的西班牙文老師,還不會發現這個有趣的小故事。

Mikel是美國地面真相倡議(GroundTruth Initiative)的共同發起人,也是開放街圖基金會(OpenStreetMap Foundation)的董事。前者是一個透過分享數位媒體、製圖技術、開放資料庫等知識,使弱勢社區能夠為自己發聲,取回自我代表權力的非政府組織,2010年初在美國成立;後者則是致力於公開地理知識與製圖技術、推動線上協力製圖計畫 (即維基地圖)、且在英國註冊的非政府組織,2004年由英國籍的Stephen Coast發起,2006年隨即成立基金會。

受邀在台北演講的Mikel自2008年開始擔任開放街圖基金會的董事。

Mikel在演講中分享他和團隊結合地面真相倡議的目的與開放街圖基金會的技術,這幾年來跑遍世界各地,包括肯亞、印度、印尼、西耶路撒冷、海地、埃及等,進行許多計畫,一來協助當地人用他們的語言和地理概念製作屬於他們自己的地圖,二來也用製好的地圖幫忙救災(例如海地大地震後)或進行偏遠地區醫療(例如在肯亞和紅十字會合作)。由於各地狀況不同,他們有時候和政府合作,有時候和政府敵對,但是總是有驚喜,所造成的迴響遠在他們預期之外。

演講過後,很多聽眾對開放街圖計畫很感興趣,紛紛提出問題,包括製作開放街圖的技術、爭議解決的機制、和Google地圖的差別(一是地圖資料來源,Google地圖的資料來源不是民眾,開放街圖是民眾;二、地圖分享程度,Google地圖只能分享給有連結的人,開放街圖馬上分享給全世界)、台灣原住民族能如何利用開放街圖製作傳統領域地圖、或如何利用開放街圖製作歷史地圖......等等。

不過,Mikel的出身和故事真正讓我想問的(但是沒問的)其實是非政府組織。這真的是一件很美好的事,和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成立非政府組織,用團隊的力量達到組織維護人權的目的,從Mikel身上還看到跨越大西洋的合作。

聽投入非政府組織的朋友說,台灣原住民的NGO不少,各種名目都有,大多靠政府標案生存, 然而能讓政府信任的組織卻不多。就好像我們的傳統領域製作也是靠公部門的預算,於是出現公部門為不違反行政區域劃分,提出傳統領域不能畫超過鄉界的荒謬規定,我們的非政府組織在這種依賴政府資源的環境下,活下來的能有多少?

加拿大第一民族某頭目說那就是The Golden Rule(The government has the gold, so it rules),政府掌握資源,於是掌握所有。

在荷蘭的時候,也認識一位生於美國加州的錫克移民(Sikh)朋友。他自2000年和朋友們在加州中部Fresno成立錫克青年非政府組織Jakara Movement,這幾年來在北美成為最大的錫克青年組織,行蹤遍布各個城市,辦了許多活動,還正在發展更多計畫。他們現在正在推Sikhiya,是協助錫克青年申請碩博士班的培養計畫,目的在提升錫克教徒接受高等教育的比例,知識就是力量,這股力量的未來指日可待。

聽這位朋友說過成立非政府組織的甘苦。例如他們堅持財源獨立,除了設立捐款帳戶、辦理捐款餐會或活動外,還固定每年在7月4日美國獨立紀念日在街頭搭棚子賣鞭炮。曾經有富裕的錫克金主想「照顧」Jakara Movement的財源,條件是組織必須迎合財主的要求修正宗旨,朋友和董事會成員開了很多次會,最後決定以維持組織原來的宗旨,拒絕財神爺的誘惑,導致原來是五人小組的董事會分裂,至少兩名董事因此出走。朋友的理由是如果現在他們可以為錢犧牲原則,那麼將來就不知道會犧牲什麼了。

所以他寧願自掏腰包捐款,繼續過著財源不穩定,但踏實靠自己的組織生活。

也許是性格使然,我自己從來不是一個會選擇和組織合作的人,總是鑽研自己的技藝,然後以個人姿態提供可能的貢獻,例如翻譯或研究。

初聽到朋友提到他的錫克青年組織時,還嘲笑了一番,覺得他的組織名稱Jakara(代表勝利的意思)老套,當時他還配合我,點點頭,笑了一笑。

現在想想,真的覺得不好意思 。Mikel和地面真相倡議或開放街圖基金會在全世界做了那麼多事;朋友和他的Jakara也準備跨出北美,接觸其他國家的錫克移民。他們到底和我們哪裡不一樣?為什麼可以做出這麼美好的事情?

聽了Mikel的演講,想起朋友的故事,我很認真地想:「好吧。如果非得要用政府的錢,至少也要用在對的地方,至少要花錢培養可以自給自足的原住民非政府組織,而不是繼續像養寵物一樣,餵他們吃飽就好了。」台灣原住民非政府組織培力計畫。

如果可以讓我再見到那美麗的靈魂。

No comments:

Paiwan Every Day 634/635: djaljep // djaljepan

I like this word djaljepan 'so that's the way it is!'. It functions like a filler. Why is it from djaljep 'suitable, fit, ...